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字体:

融资租赁业突围寻找新领域新模式 今年统一监管相应政策有望陆续出台


发布日期: 2019-05-20

 
2018年,在国际经济复苏趋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国际大环境下,我国经济增速趋缓,结构调整力度加大,部分企业出现了经营困难、资金链条断裂的情况,租赁企业面临挑战。
5月14日,从中国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举办的“融资租赁专业化转型研讨会暨《中国融资租赁行业2018年度报告》(下称《报告》)发布会”上了解到,面对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融资租赁业充分利用融资租赁物权保障的优势,采取多种形式化解自身经营风险,向专业化、产业化转型正渐成趋势。
在2018年融资租赁业由商务部、银监会分别监管转变为由银保监会统一监管的大框架下,“2019年,统一的监管架构将会确立,相应的监管政策也会陆续出台,其核心要义是由工商企业的监管变为金融企业的监管。在统一监管的新政策环境中,租赁行业要主动进行适应性调整。”中国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主席、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在上述《报告》序言中表示。
突围 寻找新领域新模式
据杨凯生在上述《报告》序言中透露,在国内外复杂的经济形势下,一些租赁企业主动应对经济周期下行风险,优化涉租行业结构,退出了“两高一剩”等行业及高杠杆、高风险的企业;服务“一带一路”倡议及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新型城镇化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发挥设备融资租赁的优势,支持飞机、船舶、工程机械等传统行业做大做强,拓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节能环保和生物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市场,探索租赁进入文化产业、城乡公用事业、新能源汽车及配套设施、现代农业、居民家庭消费等领域,并初步建立了这些新进入领域的商业模式。
作为全国融资租赁业的聚集高地,天津东疆保税港区融资租赁业在2018年取得的一系列成绩和突破,就是对上述变化很好的注脚。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杨柳在此次论坛致辞中交流了东疆租赁产业的发展和创新实践。她介绍说,截至2019年4月底,东疆租赁资产总额已经超过1万亿元,约占全国的六分之一,成为全国租赁资产最集中的区域。注册的租赁公司达到3306家(金融租赁公司3家,内外资融资租赁公司1195家,其中外商投资融资租赁公司1109家,内资试点融资租赁公司86家,单一项目公司1943家),累计注册资本金达5457.18亿元人民币。租赁标的从飞机、船舶、海工向轨道交通、医疗健康、电力能源、教育文化、汽车农机等领域延伸,实现了板块多元化和业务模式创新。
在业务模式和政策创新方面,杨柳称东疆开创了多个第一:2017年,平安租赁在东疆开展了首单文化类无形资产融资租赁的创新;世界五百强巴斯夫在东疆开展了截至目前也只有一单的贵金属进口保护租赁业务;芯鑫租赁在东疆完成了全国首单技术专利租赁业务和全国首笔集成电路设备保税租赁业务,探索出了集成电路设备租赁方式。
2018年,东疆完成了全国首单游艇的进出口业务,其中,进口租赁业务创新在监管,即监管的联动,海关和游艇俱乐部建立了一个游艇联网的联通监管;当年年底,招商局通商租赁、中海油招商工业在东疆完成了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租赁业务,这是首单海工保税经营型租赁业务,也是首单在海工平台试用SPV共享母公司外债额度的新政。
2019年第一季度,天津海关1号公告后,国银租赁将出租给南航的一架飞机退运至爱尔兰,海关实行一体监管。国银租赁还完成了两架带租约的飞机资产转让,目前东疆已经做了70多单的飞机转租业务。
而对于东疆的下一步工作,杨柳透露,将推动包括完善飞机资产处置信息发布平台、6月份天津的FT自贸账户落地、搭建租赁全产业链平台,包括从资产管理、价值评估、交易处置、人才培养、司法保护等各个细分领域,打造更专业化和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对于融资租赁业向产业化、专业化方向转型,参与此次研讨会的融资租赁企业也感同身受。河北金租汽车金融业务部负责人谢胜立在做《汽车金融租租合作——打造“专业+场景+平台”生态价值链》主题演讲时透露,近年来,汽车金融的参与方越来越高大上,“主机厂、银行、金租”都纷纷加入,“前几年,金租是看不上(这一业务)的。那现在为什么要做?实际上,金租的业务同质化比较强,所以我们要转型,要走产业化路线,于是河北金租在总结了几年经验的基础上,于2018年专门成立了汽车金融业务部。”
谢胜立透露,目前整个汽车金融市场,租赁占的量还很小,但市场上客户的接受程度已经非常明显了,70家金租公司,已经有二三十家想做汽车金融的业务。而商租公司中,则已经有二三百家在做这一业务。“金租和商租可以协同合作,彼此优势互补,在共同发展中解决自身的痛点。”
适应 统一监管相应政策将陆续出台
杨凯生表示,在新的挑战和机遇面前,转型升级是融资租赁行业未来一段时期改革发展的主线。在统一监管的新政策环境中,租赁行业要主动进行适应性调整。
“对企业而言,适应性调整的要点主要是公司治理、战略管理、资本约束、风险控制、内部控制、流动性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和创新能力建设。就监管目标而言,主要是要努力实现监管体制转换的平稳过渡、化解存量风险、防止风险外溢、回归租赁本源、服务实体经济。”他在《报告》序言中表示,“就政策需求而言,优化完善的方向主要是进一步明确融资租赁标的的监管定义、体现同类同权政策的原则、实施功能统一的差异化监管、制定符合融资租赁特征的普惠金融政策并被告分类分级管理。”
他透露,2018年,融资租赁业由商务部、银监会分别监管转变为由银保监会统一监管,2019年,统一的监管架构将会确立,相应的监管政策也会陆续出台,其核心要义是由工商企业的监管变为金融企业的监管,“租赁行业要主动进行适应调整”。
而在资产端方面,他提醒说,融资租赁企业要适应动能转换和产业融合的要求。在负债端方面,则要适应资本约束的要求和流动性管理的要求。此外,要运用金融科技助推业务模式创新。
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研究院院长高克勤也表示,融资租赁行业两类三机构的管理体制进入统一监管的时代。融资租赁具有金融属性,统一监管最根本的要求就是按照金融企业来管,随后依此进行的清理整肃和规范经营,必然一批长期休眠、或者在公司治理、经营管理等方面存在合规或风险隐患的公司,这有利于融资租赁行业出清,回归本源,政策环境优化。(责任编辑:冯樱子,主编:冉学东;文章来源:华夏时报网)

友情链接: